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卖喜蛋的老农  

2010-11-25 21:47: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去银行,人很多。我拿了号子坐在沙发上等。

     正在办的那位是在换澳元,正在纠结汇率的升高使她亏损的问题,在那里唠唠叨叨自言自语到底要换多少。银行工作人员好脾气地等着她做决定。我们一群人等得心都要发霉了。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褪色的蓝布中山装的老农手里握着一张百元大钞冲了进来,挤到换外汇的那人前面,把钱塞进柜台里,口里嚷嚷着:“对勿起,对勿起,偶是旁边卖喜蛋格。收到噶度(大)张钞票,勿晓得是真格还是假格,磨烦(麻烦)侬帮我机器高头滚记,看看是真格还是假格。我污(大便)啊急萨类,磨烦(麻烦)大家让偶让奥,谢谢奥,谢谢奥!”后面这句话是点头哈腰地对大家说的。换外汇的女人马上向后让了让,老农整个占据了柜台的位置。银行工作人员说:“如果验出来是假的,钱就必须要没收的。你要不要验呢?”看得出来,即使是假的他也并不希望没收老农的钱,虽然按规定他必须没收。“侬要么还是帮偶滚记,侬还是帮偶滚记……”老农嘟嘟囔囔地说,声音明显小了,但是看得出他对于钱的真伪真的是很急切地想知道。

     红色的纸币慢慢滚过机器,银行工作人员还给他,对他说:“是真的,放心吧。”老农接过钱,连声道谢:“谢谢侬,谢谢侬奥。”然后急匆匆地向外走,边走边抱愧地向大家笑:“对勿起,对勿起,偶污啊急萨类。”

     其实他真的不必说这个理由,谁都知道他不放心他小小的喜蛋摊子,那么急匆匆的,害怕别人骗他钱,害怕别人偷他的喜蛋,更害怕城管来了整个摊子被端走。那个摊子可能是他和老伴微薄的生活费的保障,是有了病痛时买药钱的来源。他黄黑枯槁的面容告诉人们他活得有多么辛苦。

      一个社会,如果市场流通的货币真假混杂;一个社会,如果没有完善的养老制度,没有健全的医疗体系,将会使社会底层的人、特别是老年人充满了不安全感。人们不乏同情心与慈善心理,见到不幸的人,大部分人都愿意伸出援助之手,但是一个健全的社会不能只依赖社会力量而忽略政府应当的作为。一边在高价拍地,把所得大把地投入到城市基础建设中去,看似造福于民;另一边却漠视弱势群体,任由他们在贫病边缘苦苦地挣扎。

      一个真正健康的社会,是既有光鲜的表面,也有让人人都“不怕”的、能够安安心心生活下去的社会氛围。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