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怀念顾城  

2012-11-28 21:45: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城的少年时代正值文革时期。他辍学在野地里放猪,不识几个字,但是天生地对文字特别地敏感,能得心应手地用最浅白的文字表达最微妙的感受,实在是个天才。

      十二岁时写《烟囱》:

      烟囱犹如平地耸立起来的巨人,

      望着布满灯火的大地,

      不断地吸着烟卷,

      思索着一种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十三岁时写《我的梦想》:

      我在幻想着,

      幻想在破灭着,

      幻想总把破灭宽恕,

      破灭却从不把幻想放过。

 

      十五岁时写《生命幻想曲》: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黑夜像山谷,

      白昼像峰巅。

      睡吧!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我想,如果他的少年时代不在文革时期,他或许能接触到更宽泛的艺术,比如音乐、美术、电影、摄影;与同龄人相伴、有良师相扶、有他释放他的创作欲望的舞台、有人为他喝彩,是不是他的个性不会孤僻敏感到变态?而这个艺术上的天才是不是可以一直活到现在、并且不断地创造着我们所喜爱的作品,娱己也娱人,且养活自己与家人,不至于把自己一直逼到绝路上去?时代造人,时代亦弄人。

    亦或因为天才的背面是疯狂,这样的人仿佛落入凡间的精灵,生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适应凡人的生活,而精灵,总是要早早地回到天上,他们有他们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侵轧、欺骗、背叛,没有柴米油盐的繁琐、不用知道“钱”为何物。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