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辞职  

2012-10-06 23:13: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学生极其负责的周老师有一个得过且过的学生。

一天下午,办公室桌上的电话机想起来了,里面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妈妈,周老师要和你说话。”

我的心猛地往下沉,拿着听筒静静等待。

“安安妈妈啊?你好,我是周老师。”

“唉,您好您好,周老师。”我知道周老师要表达的意思,出于本能地先在电话里点头哈腰。

“安安这个孩子已经彻底地把我打败了,我和她说:‘你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彻底地打败了周老师’。”

“哦,周老师,对不起对不起,请问她怎么了?”

“要背的课文、要默写的单词都要我每天加班帮她弄,我也要回家的呀。

“是的是的,周老师,不好意思。她每天晚上都作业做到12点,早上6:30起床再背英语……

“我说的是这次双休日的单词,今天听写,她只得了20分!家长要管的呀。”

“是的是的,我双休日基本上坐在她身边,凡是我看着她完成的作业,她都认真完成的,但是我也不可能总是在她身边……

“那是的,你是不可能每时每刻在她身边。她主要是不刻苦。”

“周老师,我下个月开始就辞职在家里了,她一下课我就盯着她。我总觉得是我没有从小培养好她的学习习惯,那时候我太忙……

“你不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主要是她自己内因的问题。我不建议你辞职专门管她,这样你会没有一点点幸福感可言的,你会被她逼疯掉的……

“我已经辞职了……

“我真的不建议你辞职,真的,我们一起努力好吧?我们一起多督促她、多帮助她、多鼓励她,好吧?”

“好的好的。谢谢您了周老师!”

一个老师,我从来都不送超市卡的老师,能够对我这个后进生的孩子这么上心、能和我说这样的话,我还真的挺感激她的。

 

不过,辞职的事情,早就已经无法挽回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写邮件辞职的时候我哭了。头儿一分钟后就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她办公室谈。我哭得一塌糊涂。舍不得工作了那么多年的地方、同事。失去薪水意味着不独立。

头儿一项项帮我分析,觉得我没必要辞职,她说得都对,但是作为一个母亲,要放下帮助这个初二的孩子的念头真是无法打消,按安爸的话说,那就是“吃了称砣铁了心”。

没有人理解我,同事们知道后都很惊讶。朋友们从各个方面劝我,我一直在哭,但这是心痛自己这份工作的哭,而不是犹豫不决的哭。就好像要和感情深厚的爱人永远分手的痛楚。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的孩子的确需要我。可是,就是这一点,我的孩子自己也不肯承认。因为她父亲给了她很大的压力。

早上冰箱里还有一个面包,安安说:“爸爸,我就吃一个煎蛋一杯牛奶吧,面包你和妈妈分分吃。”“爸爸,我现在科学课都认真听的,不需要请科学家教了。”安爸用伤感动情的口吻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泪水差点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辞职一直是泪水涟涟。难道过去的我是家里经济的顶梁柱吗?是吗?

安安的体育成绩一直很好,体力也不错。初一参加校运动会还拿到过年级组800米第一名的成绩。不光参加800米,还有400米、4X100接力赛、跳绳等项目,拿名次都挺轻松的。可是这学期连续一个月12点以后睡觉后,人一直在微微感冒中。这次运动会两场比赛都在比赛途中膝盖发软而跌倒,更别说什么名次了。我不介意她的学习能力比别人弱,但是如果身体弄坏了,就变成了一个废品了。我不要我的孩子变成废品,我要每天在她下课的时候就陪着她一起读题、思考,在十一点前让她上床睡觉。

而且,安安能有这样的觉悟真是意外的收获,如果她真的从此懂事上进了,也不枉我辞职一场。

 

         我是不是特别的乐观而且天真?

        我想陪她两年,等她考进高中后,再去找工作。

      “你自己也知道,两年后再找工作,是不是可能?”安爸用一贯的金牛座的悲观口吻说。

         没错,我自己也知道,很可能是回不去职场了。我从此将失去归属感,提前进入退休生活。徒儿理解我,QQ上和我说,当年她母亲也是在她初二的时候辞职的,“初二的确很关键的,唉!如果安安懂事点就好了。师傅,以后你徒儿出息了会孝敬你的啊!”这算是我这段时间里听到的最贴心的话了。

         辞职意味着家里失去了一块收入,金牛座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经济上的不安全感。为此,我将列一张EXCEL表格,详细登记每一项支出,尽量压缩自己的开销,能省则省。

       “我有说过要压缩你的开销吗?”安爸朝我吼。最近他不是心事重重就是大声吼。

        好友对我说:“你有必要一定要走这条路吗?”

       “我希望最后证明你这样做是值得的。”安爸用伤感的语气说。

        我无言以对。母亲这个职业是不划入“职业”范围内的。养育孩子是一项艰巨的工作,缺少父母关注的孩子就好像杂草一样生长。无论你给她读多贵的培训学校,效果都等于0,或者更糟。我想我这种行为应该被归属于“利他行为”,可是古今中外,最被看不起、最穷困的人群就是“全职妈妈”。这部分人群看起来都显得土气、无知、畏缩、与时代脱节。依赖别人是可耻的,经济不独立的人格是不健全的。

         可是,就算现在还没有递出辞职报告,我还是会和上次一样,闭上眼睛,点击“发送”键。然后,泪水如蜿蜒的河,铺满整个脸颊。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