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流年(二十一)  

2013-01-17 23:13:22|  分类: 小说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荫在陈淮摔门而去后,痛哭了一大场。她痛定思痛,认为陈淮说得并没有错,他们三个人的痛苦都是因她而起,她不能这样继续拖着大家淌浑浊的痛苦之水。陈淮是个好人,对自己体贴关怀、呵护有加,既然嫁给了他,就应该做一个好妻子;瞿征不能为了她再继续呆在那个恐怖的地方,遭受疾病和死亡的威胁。

陈淮昨晚的发火完全在不能自控中的状态中,等冷静下来,他不禁后悔并且担心,所以下班后,就急忙回来,悄悄地打开了房门。

屋子里很干净,清晨的阳光照进拉开窗帘的房间里,有灰尘在光束中跳舞。书桌上那封信不见了,电饭煲里的饭菜也没有了,碗筷都洗净放好了,而林荫不在。他心里一阵紧张,转身要冲出去找她,门“呀”的一声开了,林荫捧着一锅热腾腾的豆浆、拎着一袋刚出炉的葱煎包子进来了。她看一眼陈淮,放下早点,拉过椅子说:“吃饭吧。”

陈淮看到她的双目红肿、脸色疲惫,再看看整齐的被褥,想来她一晚都没睡。而买早点这件事,从来都是陈淮做,她今天居然主动做了,这让陈淮诧异的同时也感动并自责。他忙坐下来吃早点,在豆浆腾腾的热气中,他望着林荫,真心地说了句:“荫荫,对不起!”林荫摇摇头,说:“你别这么说,是我的问题,陈淮,我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陈淮见她说得真诚,悬了一夜、紧了一夜、痛了一夜、恨了一夜的心总算是放下一半。

 

中午,办公室的人都去休息室打牌、抽烟或者逛街的时候,林荫摊开了信纸,她重新写了一封信给瞿征。

“瞿征:你好!

收到了你给我的礼物,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对我的祝福!

这份礼物是你的同事刘先生特地带来给我的,他对我讲了你们那边的工作情况和生活环境,使我非常地吃惊!我惊讶于你的处境竟然那样的艰难,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也深深地担心你的安危!

 去年你去之前,反复和我强调是为了5年后能在北京站稳脚跟,可是我觉得生命和健康才是最宝贵的,倘若失去了生命和健康,其他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而且徒然使关心你的人伤悲!其实中国很大,不一定要在北京生根,挣钱的地方也很多,现在中国经济正在腾飞的阶段,回国来也一样能找到生财的途径,并不是在五矿公司工作才有前途。你那么聪明、那么努力,是金子总会闪光的不是吗?

你还是回来吧!伯父伯母若是知道你所处的环境,也绝不会允许你继续留在那个恐怖的地方,你是他们的独子,你要对他们负责,对不对?我知道你是孝子。

                                                                                       你永远的朋友:林荫

                                                                                                         1993.3.25.

林荫头一次使用公司的传真机将这封信发往科国。看着信纸缓缓地滚过机器,她的心就好像要死掉一样痛,可是她知道自己该这么做,她知道自己不能感情用事。

晚上她把这封信带回家给陈淮看,同时和陈淮说了瞿征所处的环境,以及她认为自己该劝他回来的原因——她不想自己欠他太多了,她还不起。

陈淮看过信,又听她这样说,一颗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有说不出的高兴,虽然林荫还没有爱上自己,但是她至少在努力地爱上自己——其实,爱上一个人是靠努力的吗? 陈淮不是没有这个心智,只是他只愿看到事情好的一面,至少目前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