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流年(三十三)  

2013-02-26 15:51:37|  分类: 小说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荫上楼的时候,陈淮在被窝里坐着看书,他抬头看了看林荫,随意地问:“你刚才出去了?”林荫转过身去,边换衣服边说:“一个同学,前几天我向他借的学习资料他来问我还。”说完装作若无其事地上床,躺在陈淮的身边。陈淮帮妻子掖掖被角,说:“最近就别去上课了吧,行动已经不太方便了,别累着了,啊?”“好。”林荫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陈淮不愿意戳破事实,是因为不想让怀孕中的妻子受到刺激,那样对胎儿不好。可是他心中存在着巨大的疑虑:瞿征怎么会找到这里的?他们依然有联系?他们一直有联系?瞿征是来德国出差吗?还是住在附近?他来找自己的妻子什么事情?他们的感情依然还那么……他不愿意再想下去,按灭了台灯,黑暗中不禁深深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总算他们之间有了孩子,林荫愿意为他生孩子,这一点至少是肯定的。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安稳,又都怕被对方发觉自己的心事,睡得好辛苦。

 

瞿征相信林荫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连忙赶回家拿了护照去了机场,当然也没忘了带上工作资料。他赶上了第二天飞往多伦多的飞机。在机场候机厅的时间里,他用手机安排好了工作。16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多伦多机场,瞿征招了出租车赶去岳父家。

瞿征的岳父丁老爷子,是一个大陆资本家的少爷,小时候的生活条件想必很好。文革的时候,丁老爷子父亲的命被革掉,他也被下放边远农村,吃尽了苦头,70年代末总算回到上海,在石库门的混乱环境中生活了整整10年。90年他香港的舅舅让他移民,他连忙拉家带口去了香港,接管了舅舅创下的基业:几家小型的连锁超市。97年之前,他手头已经小有积蓄,因为怕透了政治变动,所以坚决地移民了加拿大。可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不愿跟着父亲去加拿大,儿大不由娘啊!于是丁老爷子只好带着同甘共苦了30年的妻子来到了多伦多,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做了一个地主——他购买了多伦多郊区的一处农场,安安心心地做起了农场主兼农民,无欲无求,好在身体还硬朗,倒也逍遥自在。

目前丁老爷子和丁老太太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女婿能常回去看看他们,最好是能赶紧造几个小人,好让他们含饴弄孙,享受天伦。

瞿征赶到的时候,正是早上八点。阳光真好!房舍在一条土路的尽头,路的两边都是农场的范围,空气清新甜美。可是瞿征根本就无心留意这些,他直在想见了岳父岳母该什么说,见了茗葭该怎么办。岳父是个饱经世事的老人,看得多了,自然也看得透。他明显很喜欢自己的女婿,并不只是爱屋及乌。瞿征的聪明、勤奋、诚恳、精干深得他的赏识,他觉得女儿选择了他,眼光是没有错的。也正如他所感觉到的,是女儿选择了他,没错,是女儿更爱他多一点,这一点,老先生倒也没觉得有多大的不妥,等他们有了孩子,关系会更牢固的。可是老太太可不这么认为,女儿是自己千辛万苦带大的,像宝贝似的含在嘴里宠大的,她可不愿意看到女儿在婚姻中心理上失去优势。难道我们葭葭还不够优秀啊?!难道我们葭葭配不上他啊?!老头子你到底哪头的?!——老太太每次和老爷子唠叨女儿和女婿的时候都要来这么一句。不是她不喜欢瞿征,而是怕瞿征会给了女儿委屈。——大概天下女儿的母亲都是这样的吧?

瞿征站在小路的前方,叹口气,咬咬牙,迈着坚决的步子走了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