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懒病之胡扯  

2013-05-28 17:13: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阵子突发懒病。不写字、不画画、不写博、更不练琴,钢琴老师从微信中早已明了我那颗闲散而不定的心,所以已经不再催促我回琴。

      发了懒病,主要特征是总想着去市区玩。从武林门搬到下沙定居,那就像是从繁华嘈杂之中直坠入深山空谷的感觉。下沙好静,人少、车少、商业氛围淡,拿一叠钱,车开出老远打算打个牙祭,都找不到一家顺心的饭馆;屋子里也好静,完全不闻市井之声。有一天早上,我被老爷的手机铃声吵醒,突然听到楼上一阵吱咯吱咯的声音,那声音在清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好大。“什么声音?”我问老爷,老爷听了一阵子,说:“通抽水马桶吧?”好吧,我闭眼再睡。可是奇怪,此后早上6:30,我常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后来我内心起疑,无耻地听完了全过程,我断定自己是做了余则成楼下的窃听者:翠萍到的第一个晚上,余则成坐在地上一边看书一边摇床。摇了几晚后,翠萍瞪着眼睛问他:“天天摇,说明你本事大是吧?”楼下的那位监听得好辛苦。我虽然不是监听,但是寂静中那声音实在突兀,使得我不得不听。开始我以为是造人运动,后来老爷告诉我,楼上那家的小孩都比安安还大了。“我们总不好去提意见的。”老爷劝我。“那是,人家业余爱好,不好干涉。”我正色说。不过,这体力,还真不是盖的!

     前天晚上下楼去买西瓜,上楼时在电梯里遇到他们一家三口,男同志的头发胡子都白了,女同志也不年轻了。我板着脸,眼睛盯着电梯楼层显示屏。那位男同志显然是认出了我,前年他曾经到我家要一棵我们不想再伺候的紫藤,有过一面之交。走出电梯,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须发皆白,显然是肾亏啊!

      昨天早上,今天早上,楼上都挺安静。估计那动静他们自己也知道,可能是直到前天晚上才知道我们搬来住了吧?有点难为情了?或者,嗯,翠萍这几天不方便?希望他们能换一张质量好一点的床。

      讲了半天废话,回到主题,懒病发作是要去市区玩。市区其实也没啥好玩,主要原因是出行极其不方便。如果开车,油费加停车费最起码50元;如果坐公交,要晃一个多小时才到市中心,而且气味杂陈,实在吃不消;最后一个选择是坐地铁,可是地铁里的空调实在太强势。这不,昨天回到家就开始头疼,吃了止疼药才好。

      我不知道地铁公司为什么要把车子里搞得那么冷,而且把风口直接对着坐着的人的脖子里灌,杭州地铁的收费虽然高,但是也不能这么花呀。我正双手交叉抱着脖子在心里抱怨呢,车门开处进来一个美女。美女人人喜欢,这个不分男女老少。这美女美是美,可是有明显的人工雕琢的成分,鼻子不像亚洲人,而且鼻尖部分稍稍歪斜。她就坐我对面,和她一起上来的还有个胖。。。姑娘?坐在她边上。那胖姑娘穿着打扮言行举止都像一大老爷们儿,除了嗓音是女的。俩人言行温柔、眼神暧昧。我又无耻地打量了他们一会儿,发现俩人各戴一条项链,项链上各挂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虽说世风日上,对于同性恋大家已无歧视,可是遇到一对真的,大伙儿还是都悄悄地打量他们俩,看得那个女的(还有一个应该是男的)不自在起来,独自玩手机不再理她的男朋友。那个男的就拿出手机来,粗着嗓门操着粗话打电话,好像是在要什么账目的意思。

       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去市区玩什么了。昨天,就是去乔治剪了个头发。因为长途奔波,剪发的时候禁不住打盹,剪完一看,和没剪一个样!

       今天呢?翻开食谱做了一个蛋糕,做好,想想,还是写点什么吧?不然对不住自己。昨天晚上还和老爷表态呢:业精于勤,荒于怠。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