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流年(六十九)  

2013-06-24 12:11:43|  分类: 小说 《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你为什么要搬回老房子去住?我不让你搬!”笑笑固执的目光盯着妈妈,小手紧紧拽住妈妈的拉杆箱,嘴角往下挂,几乎要哭出来了。

     “笑笑,妈妈不是说了吗?那边的老房子要有人管的,你看,你要在这里上学,奶奶要接送你,爸爸身体不好常要去医院,那只有妈妈去住喽。”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和你一起去!”笑笑开始嚎啕大哭。陈老太过来拉过孙子,擦擦他的泪水,说:“妈妈就是去住一阵子的,过一阵子再回来。宝贝,不哭啊!你哭,奶奶的心肝都疼了。”

     “妈妈以后周末都来接笑笑去老房子玩,好不好?”林荫心脏碎成了一片片,但还要强颜欢笑。

     “真的?你一定要来接我啊!”笑笑抽噎着要妈妈向他保证。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反悔!”母子俩拉钩盖章,又抱了抱后,笑笑才勉强放她走。

       陈淮在客房门口朝林荫摆了摆手。林荫看他一眼,垂下眼帘,忍住伤痛,走下楼去。

 

       过了几天,陈淮身体状况较好的情况下,他们去街道办了离婚手续。

     “等我身体状况再好些的时候,我请你吃顿饭吧。”陈淮说。

     “好,你好好养病,让王薇善待笑笑。”

     “她一定会的,你放心,况且笑笑身边还有奶奶,你周末也可以把他带去你那里。”

      “好,那我走了,你保重。”

      “你也保重。”

       两人在料峭春寒中背身而去,渐行渐远。

   爱情到底是什么?果真是至亲至疏夫妻吗?林荫把围巾拉到眼睛下面,遮住了半张脸,顺便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紧接着又是春季广交会。ALAX又来到了中国,和林荫他们一行前往广州打前站。

在布展的间隙里,ALAX四顾无人,轻声问林荫:“林,你脸色很不好,怎么了?”

“没什么。”林荫说着旋即走开了。ALAX的眼光中不无感同身受的忧虑,他爱上了她,他和她都知道,但是她在他面前糊了一层厚厚的塑料纸,他看得到却捅不破。北欧男子有一种类似中国人的含蓄和腼腆,他也有着艺术家的直觉和敏感,他知道她的生活一定遇到了巨大的变故,他欣赏她的自尊和坚强,同时也为她的默默承受而心痛。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