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无需想起,不曾忘记  

2016-01-05 16:27:0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外公是一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才子,书法家、高级会计师、古籍整理编辑专家,早早成名,也早早就经历了种种劫数,所以个性沉默、谨言甚微。

他喜欢小孩子,路上遇到三四岁的小孩,他走过必抚一下他们圆圆的脑袋,被抚的孩子一定会抬头看,见是一个陌生人不免露出诧异之色,外公见孩子的神色笑得比孩子还天真狡黠。现在想来,这个世上他大概觉得只有这么大的孩子是不会有恶念的,是可以接近的。

他不与他人多接触,一是怕言多必失,二大概也是因为找不到同类吧。像他这样的人实在太少,有才但并不去交际炒作自己,这样的人注定是寂寞的冷清的,但是寂寞冷清怕也是他喜欢的、需要的,用来做好自己喜欢的事。

他喜欢写字、读书、刻章,他还爱好下象棋。遇到喜欢下象棋的同道,他会欢喜得每天都去找他杀几盘。棋盘上的厮杀是最安全的厮杀,棋人之间无需多言,也是最安全的交流,可惜能和他较量的人实在太少,他大概是很寂寞的,太寂寞是孤独的。

他近八十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在我父母家附近住院。同病房中有一个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是某小城市文化馆的工作人员,有些小才,也爱显摆,对他的态度有我明显感觉到的戏谑,虽然并无恶意,但已令我反感。可是外公很喜欢这人,出院后还特意拿了自己收藏的几本书去医院送他。只怪他太寂寞孤独了吧?无人可以聊天,聊聊他喜欢并熟悉的学问。

他的寂寞孤独,我直到现在才渐渐理解,可惜他已经不在了。这么多年,他只来我梦中一次,和我讲了很多话,好像他从来也没有和我讲过那么多话。惘惘然醒来,竟是一句都不记得。好莫名的梦,他到底要和我说些什么呢?谈谈他的学问心得?大概总是这样子吧?他从来没有和我聊过除了学问之外的事。

二十多岁时,有一次去看他,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昨日黄花是错的,明日黄花才是对的,现在的人都不懂典故,连报纸上都乱写。除了这些,只是在吃饭的时候,他要我坐得离他近一些。我想他是寂寞孤独惯了的,但是还是向外伸出触角,希望找到他希求的温暖和理解。

可惜我曾经给予他的实在太少了,外公,我深深自责自己曾经的年轻幼稚与不懂事,只愿我们来世还能有缘分再做祖孙,让我好好地理解你,请教你,关怀你。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