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楠花

HEATHER & ANNE'S GARDEN

 
 
 

日志

 
 

歪头的葱包烩儿  

2016-03-17 18:52:5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楼下卖葱包烩儿的歪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歪头大概五十上下,肤色白皙,身材适中,不太像整日奔波操劳的中年人。穿一件很干净的白大褂,推着自己改装的小三轮,小三轮上有专门用来制作葱包烩儿的全套工具。

葱包烩儿是杭州的传统名小吃,路边小店的风味不知为何从来就无法复制到正规店家手中,所以,杭州人每天下午肚饥的时候,就会施施然踱步到马路对面的小摊上,来一付现烤现卖的葱包烩儿。葱包烩儿的制作方法其实很简单,每个葱包烩儿用一张白色的春卷皮包住四分之一根油条,夹入一根葱,在铁饼炉子上烘烤到微微焦黄,然后把两个葱包烩儿中间刷上甜面酱和少许辣酱,用一片小白纸包好,送到食客的手中就算完事。所以,任何一个勤劳的大伯大妈都可以藉此发家致富,哦,不,赖此致富显然不成,但是养家糊口还是可以的。

我不知道这个歪头为什么要来此地买葱包烩儿。他的脖子向一边扭曲,和身体几乎成九十度角,这使得他的劳作看起来相当的费力。结合他细皮嫩肉的外表,不禁使人怀疑他过去五十年来的谋生方式。

有一天,天气很冷,我突然很想吃葱包烩儿,于是全副武装下楼去光顾他的小摊。发现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高挑苗条的年轻姑娘,姑娘带着一个大口罩,只露出一双美目,但是这双美目已经暴露了她的不自在和羞愧,看起来她几乎是被迫站在歪头的旁边。她是歪头的助手,我看到姑娘伸过来纤长的手指冻得通红,再看看她的着装,一件白色套头毛衣外套着一件粉色大衣,可是大衣是敞怀的,真好像穿错了季节的样子。

她负责刷酱和包白纸,虽然是最后一道最简单的工序,但是姑娘依然因为不自在而做得笨手拙脚。歪头似乎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常朝她投去不满的一瞥,那姑娘看到了就越发不自在。从他们的神情里,我猜测这是一对父女。而父亲为什么要拖着或许正在放寒假的女儿一起来卖葱包烩儿,也令人好奇。从这个姑娘的形象气质来看,显然不是一直生活在一个粗糙寒窘的家庭里,所以关于歪头一家的过去更令人心生好奇。

紧接着就过年了,年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歪头,有时候顶着寒风瑟缩着回来,会不自主地朝那个地方看看,嘴里分泌出若干唾液,想象歪头的葱包烩儿的味道。说实在的,歪头的葱包烩儿味道很好,因为他调的酱好,没有糖精的味道,是实实在在的甜面酱。还有,真心不贵。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